職業院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與傳統評估的八大區別

发布时间:2019-11-26 14:43:24   来源:   
楊應崧
爲貫徹《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建立常態化的職業院校自主保證人才培養質量的機制,根據《教育部2015年工作要點》和《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15—2018年)》,教育部決定從今年秋季學期開始,逐步在全國職業院校推進建立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制度,全面開展教學診斷與改進工作。職業院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是指學校根據自身、辦學理念、辦學定位、人才培養目標,聚焦專業設置與條件、教師隊伍與建設、課程體系與改革、課堂教學與實踐、學校管理與制度、校企合作與創新、質量監控與成效等人才培養工作要素,查找不足與完善提高的工作過程。
診斷與改進與管辦評分離背景下評估的區別體現在8個方面:
一是目標不同。評估是要督促院校按照既定目標、標准的要求,建設一個自上而下、周期性、層級式管理爲基本架構的人才培養質量管理系統;診斷和改進,是爲了引導和幫助職業院校發揮教育質量保證主體作用,自主開展多層面多維度的診斷與改進工作,逐步建成一個覆蓋全員、貫穿全程、縱橫銜接、網絡互動的常態化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制度體系。“診斷與改進”的目的是爲了高質量地全面達成預定目標並不斷創造性地超越既定目標,是“定位”“導航”“體檢”“矯治”,改進、創新,主要不是爲了做價值判斷、考核評議。
二是運作動力不同。評估作用下形成的質量管理系統,其運作動力主要是來自于外部、來自于行政指令,雖然建成難度比較小,見效快,但是院校容易産生被動應付心理,質量管理容易出現時緊時松、上緊下松現象,持續改進動力不足。診斷與改進的運作動力,主要來自實際的社會需求,來自于質量生成主體提升核心競爭力的內在需要,來自于院校內部大大小小“質量改進螺旋”相互激勵、牽制的潛在機制。雖然建設難度較大、過程較長,但因爲從根本上消除了被動應付、“上緊下撒”的土壤,所以能夠形成常態、維持張力落實“三全”、持續改進。
三是標准設置不同。評估的標准由評估的組織者設定,同一組織主體組織的同類評估的標准是基本統一的,而且,在同一輪評估周期中維持不變,所以,習慣稱之爲“既定標准”。診斷和改進的標准由質量主體,也就是學校,根據社會需求和人的發展需求制定,因此,在不突破教育部設定底線的前提下,各地區、各院校都可以補充設定適合自身實際的標准,並且,可以跟隨需求的變化和達成的狀態不斷修正,甚至提出“跳一跳夠得著”的新的目標與標准,使得生成質量的主體始終保持改進提升的激情與張力,故稱其爲“需求標准”。
四是組織主體不同。評估的組織主體是評估的組織者,可以是利益相關方,也可以是沒有直接利害關系的第三方機構。在實施“管辦評分離”之後,不包括職業教育的管理方和辦學方。而“診斷與改進”的組織主體是質量的直接創造者,是質量保證的第一責任人。對職業教育來說,指的是院校及其舉辦者。
五是教育行政部門角色不同。在評估中,教育行政部門是組織主體,扮演的角色是“指揮員、裁判員”。在建立職業院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制度的過程中,則起著規劃、設計、引導、支持的作用,扮演“指導員,教練員”的角色。
六是指標體系不同。評估的指標體系爲的是對評估對象作出價值判斷,依據的標准是既定的、靜態的,一般是按照“逐層分解”的模式設計。“診斷與改進”的指標體系是質量生成主體用于診斷、定位、導航的,依據的標准是開放的、動態的,所以必定按“態(現實狀態)—裏(影響因素)—表(表現指標)”的邏輯展開,更像羅盤、坐標。
七是運行形態不同。評估是爲了對教育機構的辦學方向、辦學條件和辦學水平等作出評議和估價。需要事先選定評估節點,並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規定的工作,給出評判的結論。因此,具有項目的性質,注重的是結論;而診斷與改進是是質量生成主體爲了找准定位,調整糾偏,持續改進而設計的運行模式,所以是融入工作全程的,沒有起訖時間的限制,類似于日常的自我保健,注重的是過程。
八是操作方法不同。診斷與改進,強調質量計劃與標准的制訂,強調廣泛采用深度彙談的方法,強調從源頭采集數據,強調過程性數據開發、采集和利用,強調數據的實時采集、分析和展現。
總之,“診斷與改進”旨在建立職業院校人才培養質量保證工作新常態,體現“四變”:
一是服務需求——變自娛自樂爲服務需求。堅持以經濟社會與學生全面發展需求爲引領。樹立質量目標、標准不能搞脫離實際需求的閉門造車,不能一成不變,更不能成爲某一群體或機構從自身利益出發的越俎代庖。
二是立足自我——變以外部保障爲主爲以內部保證爲主。強調工作與保證同步,承擔工作任務必須同時擔負質量保證的責任,無一例外。
三是常態“診改”——將診斷與改進列爲一切工作的組成環節,變脈沖式激勵爲常態化改進,由此激發學習動力與創新活力,並成爲工作新常態。
四是“平台”支撐——變回顧總結爲實時監控,全力打造數字化校園環境。通過人才培養工作狀態數據采集與管理平台的普遍建立和優化升級,使得實時監測、及時預警成爲現實,辦真正讓人民滿意、放心的職業教育。
 
(楊應崧  教育部职业教育教学诊断与改进方案研究课题组组长)